台北童话 | 日渐消瘦

对于父亲撕日历的身影,我只记得一次。父亲在世时,日历、月历、时钟,是墙上必挂的日用品,我想,父亲是非常在乎“时间”的人吧。

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

立即登录